• 
    

        1. 詮釋西遷精神:中國知識分子愛國奮斗精神的生動寫照 - 新時代新思想 - 西安曲江文化產業投資(集團)有限公司

          詮釋西遷精神:中國知識分子愛國奮斗精神的生動寫照

          他們是開發西部的先行者,在半個多世紀里,歷經風雨,扎根黃土矢志不渝,對祖國大西北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,同時也鑄就了“胸懷大局、無私奉獻、弘揚傳統、艱苦創業”的西遷精神。

          \
          (經歷20世紀50年代西遷的部分師生行走在西安交大校園內。  by新華社記者 王曉凱)

          到祖國需要的地方去!

          新中國成立后,黨中央國務院從國家工業和國防建設平衡考慮,提出了一系列調整方案。1955年4月,黨中央、國務院決定交通大學西遷。西遷方案是在教育部和交通大學充分調研的基礎上,由周恩來總理親自主持作出的重大行動。

          黨中央一聲令下,交通大學迅速行動起來。1955年5月10日,交通大學校長彭康等人,從上海繁華的都市來到西安城外的一片麥田考察選址,這片不時有野狼嚎叫的田野,就是如今西安交大的校址。僅僅一年多的時間,交大人就把這片田野變成了容納一萬余名教職員工的校舍。

          \
          (1959年9月西安交通大學校景)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帶著“支援西北建設”的重任和使命,交大人完成了中國高等教育史上絕無僅有的1600多公里的大遷徙。1956年6月2日,西遷先遣隊伍出發。8月10日第一批西遷師生員工和家屬踏上西去的專列。在那趟從上海開往古都西安的特殊專列上,每個人都手持一張粉紅色“乘車證”。“乘車證”正面,除一列疾駛西行的火車圖案外,還醒目地印著“向科學進軍,建設大西北”的字樣。列車經過49個小時長途奔波,終于開進了西安車站。

          面對國家的號召,面對遷還是留的選擇,交大教職工把黨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,義無反顧投身西部教育事業。有的把自己的工廠、洋房賣掉,或捐獻給國家,舉家西遷;有的辭別久病的父母,只身踏上西遷的征程,站到了西部開發的最前沿。

          \
          (60年前的乘車證上寫著“向科學進軍,建設大西北”   by《中國人才》李向光)

          “中國電機之父”鐘兆琳先生,妻子臥病在床,他只身來到大西北,天天吃集體食堂,全然不顧自己已是花甲老人,硬是在一片空地上建起西安交大第一個電機實驗室。

          得知交通大學內遷西安的決定時,蔣大宗正在清華大學為全國自動化訓練班講課,他立即和在北京的其他交大教師一起聯名發回響應電報,旗幟鮮明地擁護學校西遷。后來,蔣大宗一家三代七口都隨校遷往西安。

          “長安好/建設待支援/十萬健兒湖海氣/吳儂軟語滿街喧/何必憶江南”……

          當時西遷的交大人當中,66歲的沈云扉年齡最大。1957年他填寫的這首《憶江南》成為西遷人真實的心態寫照。
          讓交大在大西北高原上扎根

          電燈不明,電話不靈,馬路不平。當時的西安交大,校園兔子跑,入夜有狼叫。校門口來去的多是馬車驢車,進城是一條疙疙瘩瘩的石子路。而三年自然災害的來臨,導致生活更加困難,吃飯都成為棘手難題。開會要坐在四面透風的草棚大禮堂里,冬天的大教室要靠一個小爐子勉強取暖。

          馬知恩教授說,“初到西安時,從環境到飲食大家都不習慣,人們吃習慣了米飯,而這里都是雜糧,盡管西安市政府和市民給予了許多特殊關照,但條件依然艱苦,但大家都不計個人得失,一心一意想把交大建設發展好,真正在祖國最需要的地方貢獻力量!”

          \
          (1958年,西安交大師生在調試科研產品)

          楊延篪教授1929年生于香港,1954年到交大擔任助教?;叵氘斈晡鬟w的艱苦環境,他記憶猶新:“那時我們戲稱‘晴天揚灰地,雨天水泥地’。抵達西安時正值大雨,一下車腳就陷進泥里,還有很多同學滑倒。”
          \
          (1958年,西安交大無線電系350教研室在做試驗)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朱繼洲教授說:“西遷三年后,學校師生經歷了三年自然災害的考驗。每日里粗糧野菜、缺油少糖,許多人病倒了,他們帶著浮腫病、肝病,堅持教學、堅持勞動、堅持基本建設、堅持為興辦新專業而‘邊干邊學’,為了交通大學這棵在上海生長了62年的大樹,能夠在西北高原上順利地生根、開花、結果,他們咬緊牙關從困境中踏踏實實地邁開步伐,戰勝自然災害、戰勝心理上的脆弱,堅定地站穩了腳跟,使西安交大成為全國著名的重點大學之一。”
          為培養人才忘我奉獻

          學校剛遷到西安時,年近花甲又患多種慢性病的鐘兆琳為教學傾盡全力。他總是第一個到教室給學生上課;作為系主任,他事必躬親,迎難而上,在他的建議下,西安交大電機系增添了電機制造方面的設備,建立了全國高校中第一個電機制造實驗室。鐘兆琳培養過一批優秀人才,這其中就包括錢學森。錢學森曾表示,鐘先生的教誨和解決問題的方法使他受用了一輩子。

          鐘兆琳在病重之際還不忘為教育后人做點事。其遺言這樣寫道:“愿將我工資積蓄的主要部分貢獻出來,建立教育基金會,獎勵后學,促進我國教育事業,以遂我畢生所愿……”1990年4月4日,鐘兆琳逝世,其子女遵囑將他積蓄的2萬元工資贈予學校,西安交通大學以此設立了“鐘兆琳獎學金”。

          \
          (1957年鍋爐教研組主任陳學俊在備課)

          蔣大宗是我國生物醫學工程專業的創始人之一,西安交大生物醫學工程專業的奠基人。在當時的條件下,他常常夜以繼日地備課,并要求家人都關注愛護學生成長,他培養了碩士生80余名,博士生20余名。2003年設立“蔣大宗基金”,激勵具有創新精神的研究生。蔣大宗摯愛教育事業,他留下親筆字條,希望將自己的積蓄獻給一生熱愛的教育事業。離世后,蔣大宗的女兒們將父親20萬遺產捐入“蔣大宗基金”。

          陳大燮講授工程熱力學和傳熱學課程,在擔任副校長后仍堅持上講臺,并一如既往地關注青年教師成長。他經常深入課堂,聽青年教師試講,勉勵青年教師既要嚴謹治學,又要敢于嚴格要求;要鉆研教學法,要把課講得像“說書”一樣吸引學生。陳大燮孜孜不倦,勤奮工作,留下數以百萬字計的科學專著、教科書、科研報告和教學資料。他的《高等工程熱力學》《傳熱學》《工程熱力學》《動力循環分析》等著作在高等工程教育界和科技界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

          \
          (1958年7月,電機系師生在做試驗)

          光陰荏苒,歲月如歌。當年西遷中的許多教職工如今已長眠黃土地,年齡最小的,如今也是白發蒼蒼年屆八旬。他們是開發西部的先行者,在半個多世紀里,歷經風雨,扎根黃土志不渝,對祖國大西北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,同時也鑄就了“胸懷大局、無私奉獻、弘揚傳統、艱苦創業”的西遷精神。

          西遷故事,總是能夠讓人深感觸動。

          中央一聲召喚,他們立即行動,告別繁華的上海,遷往遙遠的西部,以不畏艱難的奮斗精神, 在荒蕪的大地上,建起嶄新的校園,為西部開發培養一茬又一茬的優秀人才。

          交通大學從上海遷往西安的西遷史,就是中國知識分子愛國奮斗精神的生動寫照。    

          中文成人无码精品久久久
        2.